名家专栏

立德树人的英语教育

2016年06月27日
分享到

        提及英语教育, 需要关注这几个关键问题:即目标、内容和方法。目前一种流行的说法是要改变“哑巴英语”,认为造成“ 哑巴英语”的问题是学生“说不出”和“听不懂”。 但是,我觉得要改变“哑巴英语”首先应该让孩子们明确“说什么”。 我国的小学教材,大多是模仿英语国家中产阶级成人的语境与社交内容,很多话题内容远离学生的实际,没有触及学生的内心世界。可以说,很多情况下,学生用了最多的时间,去学习那些很少能用到的内容。这反映出教学内容需要改革,不能仅仅学会一些“生存英语”。所以人们常说的“哑巴英语”,恐怕不是说不出来什么,而是没什么可说的,实际上不知道在什么语境下如何表达才是“哑巴英语”的根本原因。

另外,教学活动的设计、教学方法和测评等诸多问题对英语学习的效果影响也很大。目前小学开展教学活动,大多数是枯燥的机械性练习,很少有对于思维认知的挑战性活动设计。 本来英语学习应该可以促进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可惜目前有些中小学英语教材在这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基本上没有系统地培养学生的思辨(批判性思维)能力。再加上近些年来英语教师人数迅速增加,很多教师缺乏系统培训,教学方法还停留在机械性地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所以社会上对于英语教育有很多诟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国有关教育的文件,从《纲要》到课程标准,都在提倡培养“创造性人才”。不过对于什么是创造性人才,目前却缺乏具体的评判标准。国外提出创造性人才应具有“创造性人格(品格)”。“国际文凭课程”的小学培养目标有10条:探究者、博学的人、长于思考者、 善于沟通者、有原则的人、心胸开阔的人、富有同情心的人、敢于冒险的人、全面发展的人以及能自我反思者。经合组织提出的“关键能力”包括价值观、信念、理念,对于社会关系的看法以及为人处世的哲学和道德观念;除此以外,也包括对于不同民族宗教信仰、不同文化的包容态度和学习意识等等。显然,我国基础教育提出的培养“健康的人”与国际上的研究有着很多相似之处。而在外语教育中实现培养健康人的目标,就应跳出英语国家为移民和留学生设计的ESL课程的思路,实施“多元目标”的英语教育,改变仅仅为语言交流而设定的目标框架,重新构建我国基础教育英语教学的理念、目标和内容,明确语言交流只是语言教育的目标之一。更多地关注语言教学的社会文化目标和思维认知目标。

首先,社会文化目标不仅仅局限于传统“跨文化交际”的内容,不提倡刻意去培养学生按照英语国家交往的行为规范去模仿英美人的习俗,重点也不在“英语国家” 的文化, 而是从培养人的素质方面考虑哪些是国际交往中的社会文明礼仪、道德品质和思维方式。其中可以包括“行为规范与国际意识”的相关内容,如言谈得体、文明举止、遵纪守法、爱护环境、社会公德、宽厚友善和公民意识等,还可以包含对世界文明的介绍以及对于不同文化包容性的培养等等。其次,社会文化目标还包括“健康品质与良好个性”。这一部分包括国际普遍认同的良好个性品质与人格,如诚实有信、谦虚谨慎、豁达乐观、坚持真理、独立自强等等。社会文化目标不仅在于让学生接受现实世界,还可以在话题内容中加入对有关社会问题,如社会公平、种族与性别等的探讨,使学生培养推进社会进步的意识,而不仅仅是接受现实。

另外,社会文化目标还应包括“社会知识与学科融合”。如果英语教育仅仅是让学生学会几句口语,会问路、 购物等,只实现了工具性目标, 而缺乏深入交流的思想和文化的“存储”, 即使英语说得比较流利, 也无法交流更深层的东西。 我们应增加学生各方面的知识, 不仅是英语国家的,也可以包括世界其他国家的知识。

国外提出创造性人才要具有“ 创造性人格(品格)”。创造性思维实际上需要有批判性思维作为基础。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教育,包括英语教育,是按照“听话的孩子”的标准教育人。实际上,我们也可以通过英语教材中的人物设计使学生接受不同性格的人,同时发展自己的个性和健康品质。

英语教育还应增加“认知思维目标”。语言教育不仅要教会学生交流, 还要培养学生思维能力, 特别是用另外一种语言思维的能力。 思维能力不局限于学习策略。学习策略只是认知思维目标中的部分内容,使用另外一种语言思维,是培养学生思维能力、评判性能力、 创造性能力的重要途径。“认知思维目标”是系统地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特别是思辨性能力(即批判性思维能力),并根据学生年龄与认知特点系统设计各种活动。“思维认知目标” 还包括学习策略、阅读策略、听力策略等。

品格的培养,也是通过培养学生某种思维的习惯而逐渐实现的。思维培养也可以设计三个方面:首先是健康的思维方式。基础教育提倡培养健康的品格,而健康的品格是可以通过培养积极的思维而实现的,比如:正确地看待自己、了解自己的态度、自我管理以及如何形成对于他人的客观看法。这些既是一种思维方式,也是一种品格。基础教育的英语课程,可以吸收英语国家在这些方面的研究成果,培养学生积极健康的心理。

同时,英语教育还应培养批判性思维能力。我国自晚清时期开始倡导学习西方的思辨传统,以培养批判性的思维方式为主旨,超越不假思索的器物模仿。思维方式的培养已深入西方国家英语外语教学理念,但在我国中小学英语教学中尚未实现。比如记忆单词,现在各种背单词的方法五花八门,很多号称独特的记忆方法,仔细分析起来,并非引导学生真正理解单词,而是单纯记忆单词的拼写。结果学生可能记住了一些单词的拼写和发音,却仍旧不会在实际句子中使用。

综上所述,我们需要改变对于英语教育价值的认识:交流并不是语言的全部功能,教外语不仅仅是让学生掌握一种工具,而是改变他们的生活和心智。目标的改变也意味着话题内容的变化。比如,话题可以变成“生气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同学之间发生矛盾如何解决”等等。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转型,是一种价值取向的转变。这种理念的转变,会对人们理解英语教育的目标产生重大变化,这些观点也为思考我国外语教育政策和确定英语教学的目标、选择教学内容提供了新的理论视角,可能将为英语教育开辟一条新途径。

龚亚夫,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曾参与制订教育部《九年义务初中英语教学大纲》,《高中英语教学大纲》以及现行《英语课程标准》。参与编写、改编和主编多套中小学英语教材。多年参与中小学英语教师培训及继续教育工作。


unischool_app

微信小程序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由北京外国语大学于1979年创办,2010年完成企业改制,更名为“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以外语出版为特色,涵盖全学科出版、汉语出版、科学出版、少儿出版等领域的综合性教育出版集团,[了解更多]

京ICP备11010362号-4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59号  新出网证(京)字047号

京ICP备11010362号-4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59号  新出网证(京)字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