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慢”教育理念下的“对话课堂”

2016年12月29日
分享到

行多久方为执著,思多久方为远见。二十四年来,我在且思且行中褪去青涩,在教书——管理——研究过程中,对话学生,对话教师,对话课堂……不断的对话让我逐步跳出学科看教育,从中深刻领悟教育的真谛——教育是慢的,个性的,符合规律的;进而形成自己的学科教学主张——“慢”教育理念下的小学英语“对话课堂”。

“慢”教育理念下小学英语“对话课堂”提出的背景

当前,许多新的外语教学理念已被教师接纳并付诸于课堂教学实践。表面上看,英语课堂教学较先前有很大的改观。但是静心思考会发现,在当今社会追求快节奏、大容量环境下,小学英语在教学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即课堂教学从建构模式的积极探索走向课堂教学的模式化;课堂教学从倡导信息技术与外语教学整合走向课堂教学电灌化;课堂教学从倡导教学方式多样化走向教师只具有教学意识的思考单一化。当前,大多数课堂实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依然是以教师为中心的课堂,课堂表现为大容量、快节奏、模式化,浅层次,少内涵。这样的课堂无法实现英语课程标准的总目标要求。

课程标准的总目标强调学生综合语言运用能力的培养。语言运用能力可以具体解释为在特定情境下的倾听与对话。其实,课堂教学的本质就是对话与倾听。只可惜,今天小学英语课堂在片面追求速度思想的左右下,不再是学生语言交际的场所,因此也就谈不到学生的对话与倾听了。

欲速则不达,要克服当前小学英语教学的功利化趋势,实施“对话课堂”教学,让小学英语教学在“慢”中沉淀是一条可以选择的路径。

“对话课堂”提出的理论依据

1. 从“苏格拉底式对话”中理解“对话课堂”

希腊教育家苏格拉底认为透过对话可使学生澄清自己的理念、想法,使谈论的课题清晰。尤其他认为只要一直更正不完全、不正确的观念,便可使人寻找到“真理”。苏格拉底从不直接传授知识,而是采用对话、思辨,一步步启发对方的思想,引导出智慧。

2. 从弗莱德的“对话教育”中理解“对话课堂”

巴西教育家弗莱德认为“只有通过交流,人的生活才具有意义。只有通过学生思考的真实性,才能证实教师思考的真实性。”他还指出,对话是一种创造行为,人类通过对话不仅可以达到命名世界的目的,而且还可以通过对话改造世界,获取人生的意义。真正的对话是一种实践。课堂教学作为一种教学实践需要这种真正的对话。

3. 从佐藤学的“对话教育论”中理解“对话课堂”

日本学者佐藤学认为学习是相遇与对话,是与客观世界对话、与他人对话、与自我对话的三位一体的活动。他认为,真正的学习是一种对话与修炼的过程。人们通过与他人的合作,与多样的思想碰撞,产生并雕琢自己的思想。

上述三位教育家的观点无不昭示着课堂教学的本质即尊重规律,让学生在课堂教学的对话与倾听中自然成长。

“慢”教育理念下的“对话课堂”

从本质上讲,教育本身就是一种对话。“对话课堂”是一种教师与学生建立精神相遇关系的教学,是师生间心灵与观念上的能够互相回应,和谐智慧的教学。“对话课堂”是一个师生共同设疑、释疑的课堂,是以任务的达成和问题的解决为核心的课堂。“对话课堂”中,对话是教师的重要教学手段,它被运用于教学过程的各个环节,成为联系师生双边活动的纽带。

1. 让“对话课堂”成为一种共识

小学英语教学的目标应首先指向理解,教师的任何讲授都必须建立在对学生的倾听之上。只有创造机会让学生去发表观点和表现自我,教师才可能理解学生,学生也才可能相互理解,教师的讲授和其他教学行为也才有了可靠的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才有可能产生真实动态的生成。在对话与倾听中,教师略带探究意味的话语速度是慢的,等待学生回答问题的过程是慢的,学生讨论问题的时间也是慢的。但是,教育往往在缓慢的过程中沉淀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2. 形成在主题情景中“对话课堂”的教学模式

小学英语课堂教学通常存在教与学两方面的问题,就“教”而言,教师脱离语境孤立教学词汇、枯燥机械操练句型语法,显然忽视了教学的原则的遵循与教学策略的利用;从“学”的角度而言,学生同样忽视学习策略地利用,被动学习知识,语用意识不强。下面的课堂教学实录具有一定的说明性:T: Let’s read this word“programme” Ss: programme T: Let’s read it one by one. S1: programme S2:

programme S3: programme很显然,教师在教学单词programme一词时,脱离语境。其实,一个外语单词的真正掌握,大约需要有10到12次的有意义的接触。所以,停留在机械跟读、抄写状态下的词汇学习是无法真正掌握单词的。

为此,英语教师有必要构建一个语言教学的基本模式,而后教师再依据学情、教学内容、课型进行变式。根据英语语言学习的性质,我们采用隐性的归纳法,注重情境体验、发现探索、归纳总结、交际运用,将模式定为在主题情境中对话课堂。针对不同的课型,该教学模式也应有相应的变式,如在阅读教学中,该模式的创新点在于将静态个体阅读与动态小组互动学习相结合,在对话中加深对所阅读的语言材料的理解。再如,语法教学突出语言操练要在真实的对话中进行,语言的掌握要在交际运用中不断习得。

3.“对话课堂”的关键——在追问中实现真实动态的生成

“对话课堂”使得教师更多关注课堂教学的动态生成,在师生对话中,在生生对话中,不仅设计展示型问题,即封闭型的问题,更多的是设计参考型的问题,即开放型的问题。基于参考型问题的对话,教师需要进行有效的追问,这种追问包含着对正确问答的追因,对错误回答的追究。对学生回答进行有效的追问,打开了学生思考的门户,从而培养了学生综合语言运用能力和创新思维。

现以笔者在2012年第三届全国未来教育家论坛上所执教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英语》教材六年级下册Unit 1 How was your holiday? Lesson1为例加以说明。在执教该课时,有这样几段理解型对话:

对话1:(这段对话是在教师引导学生利用“I spent.... I ate.... I saw...介绍自己今天上午在哪里度过的,以及吃了什么看到了什么的基础上,请学生两个人为一组就2012的假日旅行进行相互问答。S2在第一次回答问题时显然没有运用正确的时态。)

S1: Where did you go during the winter holiday?

S2: I go to Beijing.

T: Everybody, where DID Tom go? He WENT to Shanghai or Beijing?

S2: He went to Beijing.

T: Really? How is Beijing, Tom?

S2: It’s fantastic.

在这段对话中,教师的追问“Everybody, where DID Tom go? He WENT to Shanghai or Beijing?”旨在对错误的回答“ I go to Shanghai。”进行追究,教师在问句与答句中特别两个词“did”与“went”,促使学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又使得语言交际在对话中递进。

对话2:

T:I am a book Fan. What about you?

S1: I am a basketball fan.

S2: I am a football fan.

S3: I am a ...(学生一直想不起该说些什么。)

T:Are you Guo Degang’s fan?

S3: No, but I am Messi’s fan. (学生们开怀大笑。)

教师将对单词的理解放到对话中进行,将原本的单词机械操练同样上升为意义型操练。此外,教师在此是语言的促进者,学生语言学习的帮手。当学生一时间不能回答问题的时候,教师巧妙提问,避免了尴尬,同时也提示了学生,找到回答问题的路径。

对话3:

S1:Where did you spend your holiday?

S2: I spent my holiday in Dalian.

T: Why did you go to Dalian?

S2: Because it’s near the sea.

Why did you go to Dalian? 本不是本课书的核心语句。但是基于Why的课堂有效的追问,为学生搭建了更为广阔的言语空间,生成了更为丰富的语言交流,让学生在丰盈的语言润泽中实现了更好的语言发展和生命成长。

对话使这节课“活”了起来,这个“活”字,体现在学生思维的活跃,语言运用的活跃。这样的对话同样加深了学生对所学内容的理解。

4. 对话中通过分解教学步骤实现语言的自然渗透

在对话与倾听中,为了让学学生加深理解,教师通常放慢进度,把一个语言点从不同层次和不同角度进行自然渗透,然后再加以巩固运用。

还以前面提到的教学设计为例,在课前warming up阶段,由于此前教师和学生从未接触过,教师有意识地安排了下面一组对话:

T:Do you know my job?

S1:I guess you are a teacher.

T: A teacher? I was a teacher fifteen years ago. I am not a teacher now. I am a hostess of a TV programme. (教师在此通过与一般现在时对比进行一般过去时的第一次渗透。)

T:Do you know my hobby?

S2: Do you like singing?

T: Yes, I do. And I also like keeping animals. Guess what pet I keep?

S3: Do you have a pet dog?

T: Wow, a dog? Dogs are lovely animals. But I am so sorry I dont have one.

S4: Do you have a pet cat?

T: A cat? Sorry, I am a little afraid of cats. Look, this is my pet, do you know what this is?

Ss: Wow, a pig.

S5: Why do you keep a pig? (由“Why”引发的问题使对话内容更加深刻。)

T: Because my little pig is not the same as other ones. Its so cute. And I made an MTV for him yesterday. Do you know yesterday? Today is Monday. Yesterday was...(教师在此再次利用今天和昨天的对比,教师边说边晃动手中的单词卡片“was”,渗透一般过去时。)

Ss: Sunday.

此外,在正式上课后,教师也是利用last year一词,继续向学生渗透一般过去时。这样一点一滴的渗透,增强了学生的体验,唤醒了学生的思考意识,教师比较容易把语言点讲清楚,从而加深学生的理解。看似这样的教学进程真的很慢,但是,教育往往在缓慢的渗透过程中沉淀了许许多多有价值的东西。

张宏丽在美国访学期间在波特兰国际学校与影子教师共同执教一年级

张宏丽在美国访学期间在波特兰国际学校与影子教师共同执教一年级

张宏丽老师执教情景

张宏丽老师执教情景


对话课堂,使教师对那些一味追求快节奏、大容量,忽略学习者自身的学习体验和语言学习规律的做法引起反思。教师逐步认同小学英语课堂教学要建立在师生、生生对话的基础上,“对话课堂”使得课堂教学从知识的传授走向知识的建构。“对话课堂”使得学生所获得的知识经过了人类情感的加温,这样的知识才能深刻地印在学生的头脑中并适时地被合理地加以利用。事实上,作为双向交往的对话远比单项的灌输需要更多的时间,人类情感的加温同样需要时间,学生对语言的深刻理解势必也需要时间,因此,小学英语教学真的需要在对话中慢慢进行。

张宏丽,特级教师,天津市小学英语学科带头人,天津市教育学会中小学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其“慢教育理念下小学英语对话课堂”的教学主张获2013年《中国教育报》组织的全国首届教育创新奖。


unischool_app

微信小程序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由北京外国语大学于1979年创办,2010年完成企业改制,更名为“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以外语出版为特色,涵盖全学科出版、汉语出版、科学出版、少儿出版等领域的综合性教育出版集团,[了解更多]

京ICP备11010362号-4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59号  新出网证(京)字047号

京ICP备11010362号-42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59号  新出网证(京)字047号